• <track id="tj6ww"></track>

    <table id="tj6ww"></table>

    
    

    <track id="tj6ww"><strike id="tj6ww"></strike></track>
    <track id="tj6ww"><strike id="tj6ww"></strike></track>
    首頁 財視 > 正文

    COP26爭論不休的,歸根結底是減碳的說與做

    “碳達峰如同長個子,碳中和相當于減肥?!弊鳛閲覒獙夂蜃兓瘧鹇匝芯亢蛧H合作中心首任主任,李俊峰的這一觀點切中了當下的能源轉型形勢?!伴L高”是經濟發展的必經之路,但要想“減肥”,可就沒那么容易了。

    產業結構重、能源效率低,我國邁向“3060”雙碳目標的過程中,這兩個矛盾成為最大的絆腳石。在這場必須打贏的“戰役”中,要解決主要矛盾,仍然要從根源入手,開新源節舊流,用技術發展加速走出轉型中的陣痛。

    加速動起來

    10月的最后一天,在英國格拉斯哥,因疫情推遲一年的《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第26次締約方大會(COP26)拉開帷幕。

    第一周過去,各國的承諾已經黑紙白字。根據11月4日公布的全球清潔能源轉型聲明,主要經濟體承諾到2030年,其他國家到2040年結束煤炭投資,其中有18個國家首次做出淘汰煤電的承諾。

    “COP26是巴黎氣候大會之后規模最大、意義重大的一次會議,但與之不同的是,巴黎的關鍵詞是‘承諾’,而這次格拉斯哥的關鍵詞是 ‘行動’?!?1月7日,在第四屆中國國際進口博覽會期間舉辦的2021綠色未來論壇上,波士頓咨詢公司中國區主席、董事總經理、全球資深合伙人廖天舒坦言。

    的確,承諾之后,就是行動了。COP26已經進入第二周的技術性談判階段,各國談判代表、各方機構以及受到氣候變化影響的代表正在進行更深入的交流,以求在透明度、碳市場、氣候資金等方面取得實質性進展。

    在COP26加快談判腳步的背后,是當前全球愈發嚴峻的能源前景。根據聯合國環境規劃署10月發布的各國排放差距報告,相較上一輪(2015年)承諾,各國上報的更新版國家自主貢獻減排目標以及已宣布的其他一些氣候變化減緩承諾,僅在原先預測的2030年溫室氣體年排放量基礎上減少了7.5%。

    然而,維持《巴黎協定》2℃溫控目標的最低成本路徑要求實現30%的減排,而要想實現1.5℃目標,則需要減排55%。

    在嚴峻的現實和各國的承諾之下,全球能源轉型也正在加速向前。中國電建(601669)集團國際工程有限公司總經理、黨委副書記陳觀福認為,這種加速有三個層面,首先是全球應對氣候變化共識的加速;其次是應對氣候變化的政策法律框架和頂層設計在加速推進;最后是各個市場主體采取的具體措施也在加速。在這樣的大環境下,市場主體獲取新能源機會的速度也在加速。

    陳觀福舉了個例子,今年1-9月,中國電建在海外所有新建合同額大概是190億美元,其中,新能源風電和太陽能新建合同額接近80億美元,達到40%以上。在他看來,這是去年9月“3060”目標宣布后,帶來的一系列變化。

    新舊轉換

    按下加速鍵,意味著要在未來進一步加大力度。即便已經看到了變化,但在被問及是否對未來有更樂觀的態度時,陳觀福并沒有舉手,“可能很多市場看到的并不一定是我們在單一市場看到的那種情況,面臨很多問題、很多挑戰”。

    以國內的情況為例,在論壇上,不少嘉賓都提到了近期的限電問題。李俊峰坦言,煤電價格倒掛只是表象的矛盾,深層次的矛盾還是我們進入“十四五”之后發展轉型不到位。

    “1-9月,我們全社會的用電量增加了12.8%,‘ 十三五’期間年平均增速4倍還要多,增加了那么多用電量還不夠,說明是經濟高質量發展還不夠?!崩羁》逯赋?,我們的目標是到2060年非化石能源占比要提高到80%,現在只有16%。

    那么解決方案呢?在李俊峰看來,關鍵在于非化石能源能否快速發展起來,還沒發展起來的時候如何保障化石能源的供應,“一定要處理好先立后破的關系”。

    不管是立還是破,都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傳統化石能源的使用已經有幾百年的歷史,貫穿了人類社會經濟發展的高速期。

    中國國際商會執行副會長,國際商會世界商會聯合會副主席于健龍提出了三點建議:第一,建立宏觀調控體系,鼓勵產、學、研協同創新;第二,探尋契合企業自身實際與政策約束的綠色低碳轉型平衡點;第三,優化能源結構,促進綠色發展。

    “這個巨大轉變沒有科技驅動是很難實現的。在這里不論是已有科技迅速的規?;?,還是新的科技、新能源的突破,都是非常重要的?!绷翁焓鎻娬{了科學技術的重要性。

    作為綠色能源領域深耕的企業,遠景智能副總裁孫捷提到,加大加快對能源的開發利用,不僅僅是對新能源本身加大技術投入,同時呼喚對于新型電力系統的需求,如果說電力系統無法應對高比例綠色能源的使用和消納,也會在很大程度上影響新能源的發展。

    對于這一點,施耐德電氣中國區戰略與業務發展高級副總裁熊宜表示,現在越來越多的工廠、數據中心、園區等有一部分靠自己分布式能源供電,這就減輕了對主干網的壓力,同時還有更多新能源的方式、多種能源互補的方式運行。

    當然,要更新技術就要有人力、資金、時間的投入,廖天舒估計,在“雙碳”路徑上,到2050年,中國需要約一百萬億元的投入,其中大部分需要社會融資。雖然現在綠色金融規模很大,但是缺口還是很大,結構很單一,與國際標準也不是完全符合。因此,在這一領域,也需要大力度發力。

    財富重新分配

    改變勢在必行,這是沒有意外的共識,在產業格局重塑之際,有心人總能發掘到新的機會。

    5700個減碳項目,每年運營節省1億美元以上,這是材料企業霍尼韋爾十多年以來在減碳過程中的經驗,該集團副總裁兼亞太區總經理劉茂樹坦言,“所以說,減碳其實是可以盈利的過程”。

    “我們看歷史每一次能源的革命,不僅帶來科技爆發,同時也是產業經濟乃至政治格局的一個重組。雖然這個任務很重,但是不管是國家還是企業都要以藍海的心態抓住百年機遇,這個非常重要?!绷翁焓姹硎?。

    國際歐亞科學院院士、住房和城鄉建設部原副部長、中國城市科學研究會理事長仇保興預計,針對雙碳產業可能創造出的產業機會,“雙碳”戰略僅僅是中國就有150萬億元的投資機會,這150萬億元的投資機會比我們GDP的總量還多,實際上是財富重新分配的機會,這里面可能有成千上萬個巨型的企業產生。

    新能源汽車就是這些充滿機會的產業之一。威馬汽車集團戰略運營副總裁梅松林提到了一個理論,如果一個新事物、新技術的滲透率達到16%的話,那么這項新事物的大規模普及時代就要到來了。

    梅松林提到,今年9月,中國的新能源車滲透率已經達到20%,乘用車市場已經達到20%,純電動達到15.7%。而今年1月,純電動的滲透率5.1%,9個月增長了10個百分點。按照這個速度,2025年肯定遠不止25%。

    綠色出行之外,在環保節能目標下,綠色居住也是未來重要發展方向。作為上海中心的設計總監,Gensler大中華區執行總裁李曉梅舉了一個例子,上海中心旋轉外木墻,一方面這個旋轉的造型,反映了黃浦江的蜿蜒曲折;另一方面減少了風力,從而減少了24%的用量需求,達到節能減排的作用。

    “所有企業應該從技術創新、從理念創新、從機制上創新,把各種資源消耗減少到極致,這樣我們才能實現碳達峰碳中和,并且使我們的生活變得非常美好?!崩羁》灞硎?。

    精彩推送

    精品综合久久久久久97超人

  • <track id="tj6ww"></track>

    <table id="tj6ww"></table>

    
    

    <track id="tj6ww"><strike id="tj6ww"></strike></track>
    <track id="tj6ww"><strike id="tj6ww"></strike></track>